top of page
  • 作家相片tiffany

看不見摸不著的無形影響-和冤親債主和解 (下)

經歷過後我對祂們改觀了,祂們都是因為愛而留在這。

在能力所及的,我會盡全力幫助...送祂們回家。 ——Tiffany


標題下的”冤親債主”其實無法詮釋這次分享的無形業力關係,但我想這個名詞,已經是人人皆知、大致上知道是什麼意思了。因此在標題中使用冤親債主,方便讀者一看就知道談論的內容方向;不過文章中,會使用記憶體一詞,也會提到為什麼冤親債主已經無法完全的表達業力關係。

這次的訪談,不再做過多的潤稿、修辭,不再多加個人註解,以訪談真實性為主。

Tiffany(以下簡稱T),為宇宙合作社創辦人,身邊的人都喜歡叫他踢踢,有些粉絲也會跟著叫踢踢、也會有人叫她腦闆娘或者是版主。



————————————

當Tiffany找到那位商人的國家介紹後,直覺是「我騙走了他所有的事業/鑽石」,知道事態不對勁,趕緊將個案處理的時間往前移到,占星課結束的隔天。


T: 那時Nell推推眼鏡跟我說「我從六月就在等妳了呢。」這是個案當天她對我說的第一句話,其實當天詳細的細節,我的記憶都不是很清楚。我只知道那個夢給我的衝擊很大,是我那段時間記得最清楚的事情。我跟她說了我做了一個夢,我因為錢而讓另一個人痛苦。Nell並不驚訝,也沒有在追問細節下去,好像早就知道所有事情一樣,點了個頭,很平淡的說「嗯,他失去了他的家人」。

我當下有一種被什麼覆蓋的感覺,就是很難過的一直哭吧,好像。


好像?為什麼感覺對自己的情緒不是很確定?

T: 對,有一種我的意識在身體裡又不在身體裡的感覺,好像是我又好像是別人。 我腦袋沒辦法接受那個情緒,為什麼想哭?我不能理解剛剛的對話哪裡會讓我想哭,因為我沒有失去過家人,所以我得出結論……那不是我。

在最一開始先要處理的是我自己,我需要學習、能夠分辨哪些是我的情緒、想法,哪些不是,也要去感覺空間的無形和我之間的關係。


可以請你解釋一下是不是你的情緒、想法跟空間無形與你之間的關係嗎?

T: (沉默很久)嗯,我想要試著解釋,但實在是太複雜了。我們永遠都不會知道當下的情緒行為,到底是出自於心理學上人格的防衛機轉,還是出自於靈學上的靈擾現象。對我來說心理學與靈學早已是不可劃分的事情,它們都是在一種無形、有規則之下運作的架構或者是程式。你永遠分不清楚,到底是人格解離還是有多位記憶體在使用這個身體。但我覺得不論從哪個角度,都會有一套可以很好套用的方法;你要用軟橡皮或是橡皮擦、白饅頭來修正素描創作都沒有限制,一樣都可以達到顯著的效果。我只能照著部份的脈絡去辨別哪些也許是我的想法,例如我如果低潮到很想自殺,甚至有自殺衝動的話,我會試著將這樣的想法與思維跟過往的自己做比較。我知道我是個生命力強韌、且熱愛生命的人,甚至有時候在低潮中我都會看見低潮中的亮光。在這樣的比較之下,想去自殺這件事情,就絕對不可能是我的想法。


那空間無形與你之間的關係呢?

T: 承接我之前所說那樣,究竟是什麼原因,會讓想自殺的記憶體影響熱愛生命的我呢?如果不是我個人的業力的話,是為什麼呢?我後來發現跟情緒有關係,我在低潮之中,假如這個低潮我的情緒是極度挫折,那空間中如果有帶著挫折感的記憶體就會有和我的情緒共振、沾上。如果這位記憶體是因為挫折而選擇自殺的話,那祂就會影響到我的思維「這麼挫折活著有何意義?」,自然會想尋死了。但如果我發現這不是我的,那我也可以很快就跟祂脫鉤。


那我們其它沒有學習過、感覺過的人,如何知道自己是不是被沾上或被帶走了?

T: 簡單來說,就是需要隨時都覺察自己的狀態、情緒、思維,否則很容易被帶走、被蓋台,畢竟我們太習慣肉眼可見的事物了。其實在這樣的覺察之下,也會越來越認識自己是怎麼樣的一個人。另外我也有被蓋台過很久的經驗,我是因為知道了這些事我才能解釋過去的我究竟怎麼了。我被蓋台6年有,那6年的記憶,我幾乎沒有,以前覺得是自己記性差、或是沒有認真過生活,現在真的是清楚知道是被蓋台。


真的沒有記性差的可能性嗎?好幾次跟你相處下來你記憶力真的不是很好。

T: 哈哈哈哈,趁機開槍欸….我確定啦!因為那6年我的所作所為、個性,都跟現在的我相差甚遠,連我的家人都覺得我那時候活得像鬼一樣、脾氣陰晴不定,還有一個決定性的關鍵就是那時候我住在我舊家,騷靈現象超多,大家一起目睹神桌上的供品飛起來再發爐,真的堪稱鬼屋呀。


鬼屋!飛起來是怎樣?發爐又是怎樣?

T: 那時候我認真覺得我家的神明早就不是神明了,啊不對啦,回歸正題。在學會分辨、送走生活中沾上的記憶體之後,我們就把焦點移回到我的業力關係上了。在過程中,我的肩頸就是一直都在隱隱發酸、發痛。Nell也會不時捏捏它的肩頸,跟我說很酸痛,因為那名商人一直都在我的肩頸中。我才知道原來在我很小時的後就在了!


記憶體可以跟人類身體共存?

T: 可以,他們都是業力的執行者,意味著這是有約定的。最常聽的說法是,你殺了我家人,我就要跟著你,讓你生生世世體會失去家人的痛。


然後就可以住進去?可是它又如何知道你轉世後會成為誰?

T: 應該說除了血親遺傳性的DNA以外,也會有以能量形式編碼的程式/DNA跟著人類具儀來到世界上。在《生命解碼》一書中,已經詳細的介紹這個概念架構。而我沒辦法給你的肯定答案是:我無法得知這個記憶體是在DNA中跟著我誕生,等待之後被打開(也就是印記)、還是它在什麼地方等我經過。我覺得前者印記這個說法是我同意的,因為無形存在沒有時間空間的限制,就也不需要等我經過了….


但是大家都是說肉體會儲存情緒,我沒聽過業力也儲存在肉體上呀?

T: 以這位商人的極度憤怒來說好了,它就在我的肩膀上,那也是一種情緒呀。只是在不清楚記憶體的情況下,祂也只能被解讀為情緒。這通常會比較麻煩的是,你會以為這些情緒、想法都是”你”。如果不以造翼者系統架構來處理好了,用其他方式處理,或是都不處裡透過生活中的學習,我覺得就都是同樣的呀。記得嗎?橡皮、軟橡皮、白饅頭,都可以修正素描創作。


可以說得白話點嗎?

T: 假如我騙走你所有的錢、使你失去家人,如果你以無形方式跟著我,你會想怎麼做?


讓你賺多少流走多少,一存到錢就要讓你東西壞損花錢處理、甚至我要讓你負債!

T: 對!很好,你在一個一般常人的思維中,執著著那些痛苦。


本來就是啊,你也要感受我的痛苦才行!可以的話甚至要你加倍受苦!

T: 沒錯,當時候Nell和那位商人的溝通,也是在說這些。問題是我就沒錢,我如何能體會你失去大量錢財的痛苦呢? Nell當時說了一個讓我發冷汗的話,就是「你要馬就讓Tiffany變得很有錢,然後失去全部錢財、跌落谷底。」我當時傻眼,想說到底是在幫他還是幫我呀。但Nell只笑笑地看著我的左方空氣說「你無法讓他體會你的痛,卻又不停的想要他體會。逝去的回不來,你也沒有身體再擁有你失去的了,甚至家人也早就不在這個時空裡了。這是在折磨你自己。」我聽完眼淚直流,我知道那是商人的情緒,他放下了憤怒,轉為悲痛。


跟Nell約的個案是一個禮拜一次,四次為一輪。第一次我先學會如何覺察記憶體、第二次和記憶體對話,當時並不知道Nell每次安排的目標,但依照我目前所會的,就是第一次是協助個案分辨、第二次是協助記憶體明白,第三、四次會走療癒記憶體及送他們回家。

個案結束後都會有功課,就是每天都要做零極限及送他們回家的這個冥想。

不過不論是在個案中或是自己做,都會睡著。


為什麼會睡著?

T: 因為記憶體的能量很沉,都會集中在頭部。到複雜的環境,有些比較敏感的人頭會是不舒適的昏沉或暈,另外印堂發黑我猜是一樣的意思,大概。如果能量沒辦法用心輪的零極限轉化,就都會在腦部,導致很昏沉,會睡著。


那零極限是什麼呢?

T: 是發自內心的將對不起、請原諒、謝謝你、我愛你的箴言,成為無條件的愛,來去提升自己的頻率共振記憶體療癒他們。


透過這些,就可以被療癒?我不懂,你可是騙了他、害他失去家人耶。

T: 以某一世來說,是的。但我已經不是那個時空害慘了他的人,我有的是滿滿的愛。我成為大的鐘擺,去影響小鐘擺。而且,如果你被愛療癒了,如果你在愛之中,如果你成為愛,那一切都不是問題了。


嗯……說的也是。

T: 只不過當時的我並不懂這些事,從小也不是一個會乖乖做功課、讀書的小孩。所以這個功課,我只有在個案的前一天才會做。


這樣是可以的嗎?!

T: 當然不行呀,哈哈哈。某一天我騎車去學校上課,我注意力比較沒有那麼集中,不小心放空,當然我還是會注意啦。但有時候騎車卻是我最容易接到訊息的時刻,我記得在路上我突然聽到一個聲音跟我說「我很討厭你的態度。」

第三次個案那天,Nell換了個方式,他也很清楚我的個性不太聽話。一開始就問我「你對於前兩次有什麼想法?你覺得他要跟你說什麼?你這次嘗試自己瞭解一下。」我跟Nell說了我聽到的那個聲音,她一臉不意外這個答案的說「很好呀,你接得到他的訊息呀。」

我源源不絕地說「他覺得我只是為了自己好,只是想把他打發掉,”那裡可以讓你實現夢想,快去快去!”的感覺。」Nell點點頭。那次我們花了一些時間在校準我的想法。


如果我是他,我也會對你的態度感到不開心,打死我都不會想走的….

T: 那次冥想我又睡著了。感覺Nell很崩潰,因為我醒來的時候可以看到他疲態…他加重了語氣說不能每次都只有他在送,我才是那個關鍵。也跟我告知,如果這一輪送不走,我就很有可能要在約第二輪,不然就是自己也要努力,不能都只靠他。

結果,我想著…哇,送不走了。好吧,我也是對祂很過分,那就跟我在一起一輩子吧。


居然?你這麼快就放棄了?

T: 不,我沒有放棄。我是決定不在把他當成問題看待,我決定要接納他在我的生命裡。既然他已經明白錢財他用不到,我也因為他過去的”幫助”而沒有錢,我就把這件事當作是一個要學習的事情。我要透過自己在生命的歷程裡學習金錢的健康流動、我要他看見我已經不是那個時空的人、我要向他證明這一世的自己是良善的、是願意助人的。過去大家都說冤親債主要還,我覺得他們只是要我們學習;如果過去你殺人了,那你這一世就要愛惜生命,總有一天祂的怨恨會因為看見你無私的愛而被感化。如果過去做了很多錯事,那這一世就用行動證明自己的良善,祂們都會看見。


那如果大家都這樣,那記憶體就都放下了不是嗎?

T: 沒有,如果他們不明白,執著就會在。當你要用行動去證明、去學習、去與他們良好共存的話,第一件事是保持自己的內心品質是在慈悲中、第二件事就是他們要明白那些過去時空的執著不放下,就只是一直折磨自己。如果他們執著還在,你做再好、再多,對他們來說都是不夠或是你應該的。


也是….所以,他現在還在嗎?

T: 他走了,但我有時候好像可以感覺到他在。


什麼意思?

T: 我想透過我的生活來療癒他,是因為我知道他很思念他的家人。錢財的事情也已經不是他最放不下的事,我們不知道他的家人到底在哪,所以他不願意離開,現在也不再是過去的時空了。我決定我要當他的家人,我每天在生活中感受到什麼,就會問候他。

當天氣放晴「這樣的藍天會讓你想到你在非洲的生活嗎?」、當要去上課就會跟他說「我要去學校了,我一直修不好財務的課,但我會努力給你看。 」、當客人付款時就會跟他說「我不會再亂花錢了,我會珍惜流動到我手上的錢財,也不會再貪別人的便宜或詐財,雖然我這一世沒有貪過、詐過任何人的財。」、當我感受到家人、朋友的愛我就會把這個愛傳遞給他「我家人和朋友很愛我,我也想把這個愛分享給你,因為我也愛你。」

我前面有提到,我只有在騎車才會接到訊息。所以我平常是沒辦法聽到他說的話,但我能夠在每天、每次關心他、問候他的時候,可以感覺他逐漸被我溫暖起來。那份悲痛感,慢慢地消失了。


最後一次個案我和Nell說,我知道他可能不會離開了。所以我決定慢慢和他相處,直到他準備好離開。那時候冥想我依然睡著了,但肩頸比之前痠痛很多很多。我在昏睡中聽到Nell的命令句「搜尋:Tiffany DNA,過去與這個記憶體有關的時空,打開門戶。」 我瞬間清醒了。我腦袋的昏沉能量瞬間往心輪穿過,像電流一樣,我看見清晰的畫面。

是一扇大門,溢滿了白光,商人就站在門前,背對著我。他轉頭過來看了我,嘴角帶起微笑,然後就消失在門前。

畫面消失後,冥想很快就結束了。我感覺到肩頸鬆了開來。Nell和我說他以為一輪送不走了。我永遠不會忘記”離開”的感覺是如此的真實….



(圖)Tiffany表示很喜歡這張死神牌,畫家不將死亡擬人化,而是將光明與重生的意象帶進消亡之中。這張牌讓Tiffany想起商人離開的畫面。


聽起來真的很令人感動…但回到我剛剛的問題,走了好像又還在的意思是什麼?

T: 我有時候覺得他會以一種守護的意識存在浮現在我腦海,或我當下的狀態裡,卻又不是在這個時空。我聽Nell說過本來記憶體要去的地方,是不受時間、空間限制,他們在那裏但意識還是可以與這裡的世界同在,很像守護靈的形式。但我不確定他回去那個時空可不可以也這樣,但我確實可以明確感覺到他。


那這件事結束後,你有感覺到什麼明顯的生活變化嗎?

T: 我突然對我的事業多了一些帳務上的想法,當然也有可能是我剛好看了什麼網路資訊自然的運用。我覺得最明顯的是學校的財務相關課程吧。我是沒辦法集中精神去聽課的,聽了也不懂,不懂死背也會直接忘掉。我考試沒及格過,當然就被當了。但我那學期,重修財務的課居然低空飛過了,我很感動。


聽起來很棒!我也花了好多腦力吸收的你資訊,已經不太像採訪比較像是聽故事了,對我來說是很有趣的經驗,謝謝你。

T: 不會,我也很謝謝你。一直都希望可以越來越多人意識到這些無形的劇碼。才正苦惱文筆不好,無法寫文章,你就出現了。我能夠將採訪內容直接文章提供給關注我的人嗎?


可以的,我會幫你打成逐字稿。

T: 太感謝了,真的。


(全文完)


後記

上篇發表於4/4,本來打算過一周後就要再把剩下的發表完。

但內心一直有一個聲音叫我再等一下,等了兩個月。我終於知道我再等什麼了,因為還有後記。





因為疫情的關係,學校都延後開學了當然期中考也會延後,因為有了工作室,為了調整事業與學習,這學期先試試水溫,不修習太多的學分。

其中一堂課是最讓我頭痛的財務管理。會計公式那些的,真的覺得使我人生無望。在出發到學校的路上,一樣是凌晨的大雨後天晴,騎車等紅綠燈時看著天空,讓我聯想到那位商人。

當下一個聲音就在腦海裡揚起「你可以的。」我可以感覺到祂的同在,加上太陽曬得我暖暖的,很感動。

以往不論我怎麼背,都是交白卷,但那天背的公式都還在腦海中,整個卷都寫滿了。然後這些公式,部分也都能理解並運用在事業的帳務上。

我深深知道因為這位商人,過去的財務起伏有了意義,我也不會否認因為記憶體的關係,我成為更好的人。


最後,很想要告訴習慣”冤親債主”這個詞、並帶有負面想法(恐懼、排斥、要還債)的每一個人:不論什麼故事情節,都沒有對或錯,所有的執著都是來自於愛。

看不見的無形存在,也是受了傷,真實的痛苦著,就和我們一樣。祂們不只是單純的業力執行者,這只是我們貼給他的一個身分。


他們從來都沒有想要誰過得不好,祂們只是沒有辦法、不知道。如果生活、快樂是一種選擇,誰不想要選擇好的呢?過去的時空不論是受害者、加害者,都是盡了全力的在活著,這一世的我們也會有肉體損壞消逝、會成為記憶體、業力執行者的一天。而我們本源是如此的慈悲,讓痛苦輪回下去、執著折磨自己真的會是我們想要的嗎?


如果當你看完這系列的文章,能明白在世與逝世人的心情,即便不知道方法,也能告訴你身邊看不見的,那些受傷的記憶體:「我看不見你們,但很抱歉我現在才明白你們的痛,不論過去發生了什麼,我都願意傾聽你們的痛。謝謝你們使我的人生起伏有了更多的生命意義,如果你們願意接受我的道歉,我希望可以用我的愛擁抱你們。」用你們的光,去療癒祂們吧!


我知道很多東西很難以令人接受,也不勉強每個人都要敞開心胸。

挑選你接受的部分即可,無法接受的,請放下它,當作是一個虛構的故事看過即可。


335 次查看2 則留言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