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作家相片tiffany

看不見摸不著的無形影響 —— 和冤親債主和解

已更新:2020年5月27日

經歷過後我對祂們改觀了,們都是因為愛而留在這。

在能力所及的,我會盡全力幫助...送祂們回家。 ——Tiffany


標題下的”冤親債主”其實無法詮釋這次分享的無形業力關係,但我想這個名詞,已經是人人皆知、大致上知道是什麼意思了。因此在標題中使用冤親債主,方便讀者一看就知道談論的內容方向;不過文章中,會使用記憶體一詞,也會提到為什麼冤親債主已經無法完全的表達業力關係。

這次的訪談,不再做過多的潤稿、修辭,不再多加個人註解,以訪談真實性為主。

Tiffany(以下簡稱T),為宇宙合作社創辦人,身邊的人都喜歡叫他踢踢,有些粉絲也會跟著叫踢踢、也會有人叫她腦闆娘或者是版主。

你能說說什麼時候開始接觸業力關係嗎?

T: 2019年中的時候,改變我人生最多的老師Nell,開始開班授課。她一直都是能量工作者,沒有開任何課程或工作坊,而我也不稱呼她為老師,開始上課後才在部分場合稱她為老師。正因為我跟著她5年多,很清楚知道她的品質,沒有過多的商業與包裝、沒有花言巧語、更沒有現在身心靈圈那麼多花招;她幫助我很多、也讓我非常信任與喜歡。所以相對的她只要釋出活動訊息,不論我知不知道那是什麼樣的課程,我一定會報名。

2019四月我結束礦石運用能量工作坊的初高階培訓課程後,我又再參加了六月的香道能量冥想工作坊,還有七月的….完全不記得叫什麼,你就知道我有多無法真正明白或定義那工作坊是什麼了。

七月的工作坊內容是什麼呢?

T:工作坊的格局非常大…呃… 從宇宙源頭架構到地球故事、業力真相、個人設定、創傷釋放什麼的…

簡單來說你當時真的不知道參加了什麼樣的工作坊?

T:對…哈哈,我看一下她後來再開的工作坊訊息,之前最早的被我搞丟了…恩,差不多是我說的那樣,還有包含突破生活盲點與劇碼模式、無意識模式的探索,這樣。一周一天,分了四周。

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後兩周的課,剛好我到花蓮太巴塱部落打工換宿,我拼命說什麼也要一天來回,只是第四次沒辦法參加。

只因為前兩次,讓我震撼到…我內心深處依直有聲音告訴我一定要搞懂怎麼一回事。

那時候在進入到更系統性的操作前,我們前兩次的課程內容都在搞懂所謂的”真相”是什麼,因為太顛覆自己所知、宗教所說的東西了。我記得我們工作坊人不多,8個人吧…大家都是呆滯地聽著Nell說這些。

因為自己原本所知的事情就已經夠矛盾了,聽了這些有一種找到答案,但是很難一時接受的感覺,所以大家都在當機。 加上這些真相其實是會被大腦心智擋掉的,很多人聽不進去也忘很快、或是想睡覺。但我個人因為是問題學生,最快樂的就是問問題。為了問問題,我心智一定要聽進去才可以找問題問,所以我很清醒(苦笑),而我的心裡都有一種無法言喻的激昂…那感覺就像是「這就是了」找到答案般的快樂。

你能夠舉例你所謂的矛盾是什麼嗎?

T: 最令人困惑、也是很多人都知道的部分,我想就是”外星靈魂投生於地球”、”想回家”,然後自己也會感覺”我也想回家了”,甚至很多人是真的感覺非常想家、想回去。可是我覺得最奇怪的是,那我/你既然這麼想回家,怎麼還在地球轉生呢…?

會不會是因為有任務所以才待在地球呢?

T: 我覺得任務是人類給某一些矛盾狀態一種藉口的方式,也許是一種過度的想像。在更高的靈性觀點,一切都是具足的,重要的一定會發生,差在時間早晚而已,那既然如此,任務或是目標的意義何在呢?

不過好像有點偏離你的問題。另外一個層面上來看,靈魂都有自由意志,沒有什麼是可以被強迫的。全宇宙就只有人類會選擇被逼著去做什麼,然後不情願、不甘願、碎碎念、抱怨連篇。當然全宇宙只有人類是這樣這件事無法被驗證,但覺得這樣誇飾很好強調人類奇妙的地方。靈魂不是人類,祂們若要做就會認真的做、喜樂的做、想回家就回家。沒有什麼我想回家了,但還是得在地球上,因為要幫助地球這種事。我覺得這種犧牲奉獻的感覺,大多數是人類或宗教的解讀詮釋。

你的意思是…即便人結束這一生,靈魂想離開地球…想要回家…但祂不能?

T: 是的,這也牽扯到更大的架構。但首先,靈魂跟鬼要被分開來,祂們是不同的東西。而靈魂也因為星際存有們與人類意識的共同創造、突破,現在可以選擇回家。原本爆炸的人口,也會選擇時機登出,人會逐漸變少,因為靈魂都要回家了。


但如果是這樣,地球上的”鬼”又是為什麼還在地球?若人死後就全知全能、可以回源頭了,怎麼還是那麼多鬼在地球上?

T: 人死後意識會留下,靈魂會再轉世或選擇離開,這也是為什麼地球能量越來越稠密的關係。但以目前來說我盡量不要講太多,要談論到的議題會變得太大、太廣,可能以後會談到吧。可以先將焦點拉回業力的部分。

等…等一下,我還有一個問題。因為你這麼一說,我還真的沒想過這麼矛盾的問題,但我很難一時去接受它…我的意思是,我很難接受你沒頭沒尾的述說自己已相信的概念。但為什麼鬼不能跟靈魂和一呢?

T: 概念是一種很抽象的思維形式,不等於已是事實。但對我來說,這個說法已經是事實。我個人是稱鬼叫做記憶體,比較中性。加上祂們只”知道”自己身分的故事和擁有此身分的性格,很像是一個記憶片段,可能也跟很多人所謂的”靈魂碎片”有些相關性。不過記憶體的架構跟靈魂是完全不一樣的,所以無法合一。

無法合一?? 還有你怎麼能說它已經是事實?

T: 是的,人格意識只是身體產生的。以頻率來說,靈魂與物質人類儀具,本質上頻率就完全不同。物質的身體產生出來的意識頻率,本身就跟靈魂的頻率完全不同,所以無法合一。這個系統帶來的信念架構很大,我上面提到的也只是一小部分,但這系統架構提供了幫助這些記憶體的方式,也是轉化地球稠密能量的方法。這系統架構它包括了蘇美文明、聖經、佛教、道教、埃及神話、女媧伏羲、甚至是希臘的米諾陶迷宮,這些考古都已出土,過去因為人類沒有可以詮釋的語言和概念述說這些事情,所以用神話的方式表達。但其實這系統已經用現代的語言和概念串聯在一起了,並且超越宗教、星球、星系的架構。

能說得更白話一點嗎?

T: 我們在探索事物,包含知道一個系統時,像是從一顆洋蔥的內部向外探索。而這系統是從洋蔥外部向內探索。也許宗教、心理學是內部第一、二層的信念架構、宇宙學、量子力學可能會是二、三層的信念架構,但目前就我所知,我所相信的這個架構已經是洋蔥外的架構了。所以任何架構都存在在這個架構之內。

你…你說的這些,很像老高在說的事情?

我覺得很有趣,當我知道這些事情之後才知道老高這號人物。會知道是因為我朋友不相信卻看得很開心,他都跟我說聽老高胡說八道很好看。我們一起觀看時,朋友會嘖嘖稱奇老高說故事的能力,對我來說老高分享的一些個人見解的某部分是事實。所以這也不是老師、我、我的同學們、一定要是靈性圈的人,藏著的秘密。

好…我們還是盡量讓主題回到業力和解這部分,你能分享這個過程嗎?

T: 在完全明白這系統架構跟大致上的操作方法後,我進入到一個意識完全被無形能量蓋台的生活。從八月到九月底,我基本上是失憶狀態,只知道那段時間過得很辛苦,是心理、心靈層面上的辛苦。也甚至想過一百種死亡的方式,但內心深處也有個始終都在的聲音,一直告訴我「那不是你的想法。」。

我覺得應該要去找Nell,但也不知道哪來的倔強,即便明白”醫者不自醫,渡人難度己”的道理,還是有一股奇妙的力量讓我不願意私訊Nell,而且那時候還領失業補給生活算是過得去,而不是沒錢處理。

後來我生了一場重病,其實只是一個感冒而已。在大熱天我居然著涼,高燒不退,鼻子全塞、不斷咳嗽。大家都不懂為什麼一個小感冒,變得如此嚴重。重點是我看了醫生狀況更糟,吃藥那三天情況都每況愈下、腦袋昏沉,最恐怖的是…沒有人被我傳染,連最親近的家人也是。

很奇妙的是第五天我接到Nell打來的電話,我們一年通話次數可能才兩次,基本上沒有什麼生活圈重疊的狀態,而我也盡可能不去依賴Nell,所以很少會有機會通話。電話中她只先關心我最近如何,然後跟我約個時間說可以聊聊。

殊不知,一去就發現根本不是感冒,而是我被眾多記憶體蓋台,身體撐不住;老師幫我處理了很多,隔天感冒幾乎都好了… 所以我也無法否認真實性。

聽起來很奇怪,為什麼記憶體們要跟著你?是只要知道了這系統,就會遇到這些事嗎?

T: 不,這是一個錯誤的想法。我一開始也很害怕,因為我也覺得是這樣。但事實上並非如此,記憶體本來就一直都在、無形的影響著每個人。像是累積已久的水庫,只是將水門打開,水就傾洩而出,但總會有真正流完的時候。而且這部分也跟個人設定有關係,這稍後會說到。

那是什麼狀況讓你發現不能再繼續下去了?

T: 我跟市集認識的朋友去找一個斑彩石的賣家,那時要幫人買其中一塊斑彩石。我沒接觸過斑彩石,因為聽了朋友說斑彩石的故事,加上我自己有感知,覺得斑彩石能量不太一樣,所以也想買。當時我只想著看看,我個人喜歡藍紫色、討厭紅綠黃色。就一直在看藍紫色,隨便看看紅綠黃色,但拿到一塊紅綠黃色,覺得心靈有一種無法言喻的共振。我心想如果他在我預算之內,我就買….誰知道,祂只低我預算幾百塊。即便我知道下個月領的補助是最後一次,還是花下去了。一離開那個地方我就狂掉眼淚,自己平常理性值很高,幾乎不哭的,但就是感動得哭了,我知道為什麼蒙石寵召,因為藉由這事件獲得了莫大的勇氣,於是毫不遲疑的傳了訊息給Nell。那時候是十月初,我約了月底的時間。

(圖)傳訊息的當下,不常讀訊息的Nell秒回說「終於等到你」,使T又在街上爆哭。

那在正式到老師那邊之前,有什麼特別的事情嗎?

T: 雙十連假的時候,有去老師那邊上占星工作坊,那時候我又接近感冒邊緣,第一天一進教室,大家就叫苦連篇。因為又是老同學們來上課,幾乎都知道記憶體的部分,也很充分的可以共感到我的狀態了。老師拿了兩顆最大最大顆的隕石給我緩解,交代我回家也要戴著我自己的隕石,一直到月底個案處理的時候。兩天課下來,那些記憶體頂多只是離我得遠遠的、不至於影響我意識、能量與身體,老師建議我將個案時間往前移。

然後再了解星盤之後,發現到自己的星盤;關於生死與前世的8宮,一共有4顆行星,對面關於金錢與正財的2宮有一顆代表療癒的凱隆星,與8宮形成180度對分相。

然後在代表靈性、無意識的12與代表學習的3宮,正巧和8宮形相,成為上帝手指。

因此我個人是相信,這一世要處理蠻多無形、業力相關的事情。

因為我不太了解星盤,但我大概懂你想說明的意思,但一宮有四顆星有什麼特別的嗎?上帝的手指又是什麼?

T: 12顆行星、12個宮位,一個宮位有一個行星就代表著有此行星的能量。4顆星要同時落座在同一個宮位上,我想應該是不容易,能量相對來說也會很強。而上帝的手指是幾個行星連線成的;類似無短邊的等腰三角形箭頭,其箭頭所指向的那顆星/宮位,就是有特別工作要做的地方。星盤中有上帝的手指格局的人會無形中被一種神秘的力量所牽引,從而完成一些艱難的、既定的使命。

不過我也只是上過初階的初學者,一切都是我個人的詮釋,不代表一定就是對的。

因為星盤的關係你看懂了一些事情,但你怎麼能確定這就是人生的方向?

T: 當然只是知道個大概而已啦,如果看星盤就可以完全看懂這一世要幹嘛,我想靈魂也就沒有了體驗的必要。星盤只是在這個角色被創建前,所設定出來的能力值而已。如果我創建角色是要當法師,一定是智力點滿的,如果這角色一頭熱血跑去當劍士肯定碰壁。但如果他查閱了自己的初始設定,才會發現自己的設定是要走法系的。但不代表他就得放棄自己狂熱的劍術,他可以成為魔劍士,只是如果這條路很少人走或沒人走過,就需要比較辛苦也會很迷茫。

大概能理解,所以你提前了個案時間嗎?

T: 沒有。我真正提前是因為做了一場夢。

夢?是否能分享你的夢?

T: 可以。我平常迅速熟睡,不做夢。在上完第一天占星課的隔天早上,我做了一個非現實又很真實的夢…依然記憶猶新。

那個夢境中的我,因為肩頸的不適,要去整骨。我從小肩頸就很僵硬,永遠不知道為什麼。學齡時期大家會互相捏肩膀,大家都會驚呼我的肩頸硬度非常厲害。

夢裡的師傅要我坐著,彎下身體、放鬆頭部,讓頭自然下垂。

他先捏揉頸部,只說「放鬆,讓他出來。」我聽話照做,想要放鬆讓不舒服的感覺出來,但隨著我身體越鬆懈、心情越來越放鬆… 隨之湧上來的是無法言喻的極度憤怒,當我感覺被憤怒壟罩時,師傅說了「出來了」,隨即意識便被帶到一片黑暗的空間。

在黑暗中我看見比我大3、4倍的黑人,看起來40幾歲,穿著挺拔的白西裝套裝,肚子微凸。嘴邊叼根雪茄,黝黑的手指上戴著金光閃閃的戒指數個,上面有鑽、也有素面的、也有寶石的。

他看著我,非常憤怒語氣又非常平穩,像是花了不少力氣壓抑著的語氣說「你騙走了我所有的錢。」

我既害怕、又滿頭問號… 我只能不斷的詢問發生了什麼事,當他明白可能不是我、或是我真的不知道的時候,他慢慢縮小成和我比例差不多的大小。

他給了我一個畫面,是復古的世界地圖,像是電影或是電玩一樣,放大到非洲的領土


還有紅筆跡,圈出一個地方。


圖:夢境裡的地圖沒有任何文字,我地理很差,只知道他圈的是非洲。

「我住在這裡。」



「你騙走了我所有的錢,害我失去我的家人。」他又接著畫出流通的路線。


圖: (不是100%正確,僅示意)


我心裡只想著非洲的錢這樣好流動….那五摳寧…但我還是一直道歉,他都沒打算接受,直至我離開夢境。

我從來沒有一個夢,會讓我從床上彈起來。這次我的腰力不負我平時的保養,讓我睜眼的瞬間,也跟著帶動上半身彈起來。

「….好愧疚….」這是我當下最深最深的感受,但我知道那不是我的,我想著要趁還記得的時候,去驗證真實性,我拿了手機,第一件事情就是google世界地圖。

不偏不移,這位商人圈的地方,更好有一個城市…叫做波札那/波茲瓦納Botswana。

我嚇死了,又繼續查,關於這個國家的資料。



“鑽石開採業相較於非洲也是投資環境較佳的國家,在非洲國家裡發展水準媲美南非;另外波札那以擁有強大的個人自由而著稱,在新聞自由和個人財產權都有顯著優勢”



當下的直覺是「我騙走了他所有的事業/鑽石」,然後我只知道我要吐了…意識上的。


所以我將個案處理的時間往前移到,占星課結束的隔天。



(未完待續)

關於架構有好奇的問題,可以至Forum留言發問。

450 次查看0 則留言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