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作家相片tiffany

水晶光的源流:從零到有之與Nell對談-2

已更新:2020年5月27日

存在工作室創辦人Nell:「我只是在做我唯一會做的事——並且把它做好。」 在Nell成就自己、他者的時候,也形成了我探索靈性世界的宇宙之一。

而N會選擇從事身心靈工作者,並非是礦石的言語或是指引;那頂多只能當作是誘因。選擇的未來,還是在於自我的意識。N說那一年他從澳洲回來之後,有點像是最後的掙扎跟一場豪賭,到2012年底,已經要過年了。

過完年才決定「好吧,既然我的工作那麼不順,那我就試試看好了。」那時候N唯一會的,也是至少知道石頭可以怎麼用。就像是冥冥之中無意識地開口講出了真確的命理,N:「好吧,如果這真的是我命中注定要走的;那我不知道該如何開始,但我願意,其他的我只能交託祢了,因為我不曉得怎麼開始。」


一開始入門的時候,大多是在臉書上發文,從少數免費個案到邀請一百個人做隨喜個案。然後內容是作能量療癒、脈輪解讀,那時候還沒把水晶寫進去。只是因為N能感知能量,這是她唯一能做且會做的事。


N從感知能量開始,從而解讀能量、感知「脈輪」的強與弱。即使她現在還有在做,但那是最早期唯一知道的工作了,然後再從脈輪的解讀開始找石頭。

那時候N是左右手各一顆礦石而已,當時還不會做排列。只知道這顆石頭跟他的脈輪相關性,然後一次拿兩顆。她沒有自己的療癒空間,只能在咖啡廳裡面做。每個人只要來,N便是觀察他們的狀態、解讀他們的能量、給他們一些建議,再請他拿石頭共振他特別低頻的脈輪。大概一個小時就完成了,她也沒收費,做實驗性的。慢慢地到隨喜,對方覺得值得多少,就給多少。然後就這樣慢慢做,做了一整年。





13年是個有趣的一年,包含了她的收入也很有趣;隨喜的都是一兩百,就是剛好負擔得了她最低的花費,就是足夠支撐活著。就這樣累積了一年之後,慢慢地認為,其實好像到了可以找一個空間了,更加專精於療癒他人這件事。然後又輾轉地在淡水的日租套房(可以單次進行租借,收費便宜,在老街附近所以很吵鬧)。

N:「因為在那段時光裡,有了空間;所以我除了坐著、替人療癒以及觀察他人以外,我有更多的時間可以讓我的思想跟感受飄揚。感受到它們的流動和離去;我有足夠的空間讓我放鬆,並且專精於探索自我內心和進行冥想這件事。

那段時間接受到最多的也正是來自於晶礦們的訊息。拿著石頭冥想的時候,會一直接收訊息。祂們是導師,傳授我了解祂們不同的特性,又應該如何使用祂們。包含水晶排列也是那時候摸索出來的。慢慢的把水晶排列架構起來。」


「老實講我連一本書都沒看,當時連卡崔娜書(第一本問世的經典水晶療癒書)都還沒出版,我也不知道有書可以看。我只知道有國外可能這些、但我並不真的曉得。反正我就只是跟著水晶的教導做,跟著祂們學習一點一點地把架構拉出來,做最基礎的水晶排列。」


而一開始的時候,七脈輪則對應著七顆石頭。也是在那一年,好像又到了一個有知覺地認為要開始固定收費,並且持續地接個案。前三年都還在累積,但是在那一年,水晶排列的脈輪跟礦石的配合,已經慢慢地熟練之後,才慢慢地去鑽研其他東西。也是那時候N更加知曉她的能力在哪裡了。


但是越是學習,也會覺得越發得不足。所以又慢慢擴展到,那七脈輪以外呢?

才發現其實不只七個、到九個、到十二個;甚至再更大的,乙太場和空間也是。


那個時候N與靈性圈的朋友,會藉由讀書會去接到很多訊息、資料,並且歸結跟學習。直到她對靈性工作,知道還有條路要走,但她還找不出一個有力的立基點;而水晶是第一個工具。

因為人類是仰賴要用看得見的東西;也因人體本身就是有機質,又是物質。所以這樣很正常。而礦石也比較貼近生活;所以祂成為了N或是我們這些學生的工具。


塔羅、占星、礦石,都是一般大眾比較清楚和接受的,它們也是歷史相當悠久的系統了。如果是單純純能量,比如N現在在做的,業力療法;類似最普遍大家熟知的是冤親債主,這就已經不涉及任何物質面的東西,一般人很難接受。但是任何事都不可能一蹴可成,她也是一步一步,艱難而踏實地走過來的。


由有形走向無形,有限走向無限。就和思想以及任何的一切一樣;比絕對更被嚮往得就是無。因為什麼都沒有;沒有規範、道理和正確,才可以創造出一切。

萬象,就像是無。



(水晶光的源流 完)



接下來會分享到Nell對於單純純能量與業力關係的擴展路程



Nell(左)正在對個案(右)解釋個人星盤的設定並給予建議。 存在工作室

240 次查看0 則留言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