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作家相片tiffany

水晶光的源流:從零到有之與Nell對談-1

已更新:2020年5月27日

存在工作室創辦人Nell:「我只是在做我唯一會做的事——並且把它做好。」

在Nell成就自己、他者的時候,也形成了我探索靈性世界的宇宙之一。



Nell(以下簡稱N)是我在靈性學、新時代領域的啟蒙老師;在2013年末認識他時在她身邊學習了許久,直到我也開始創立了工作室、進行身心靈服務之後,我認為我還有疑惑的地方。所以我又撥空回去對她進行訪問。我想要了解得不僅只是N一路上的心路歷程抑或命運奇妙的安排;還有關於她對於宇宙的認知以及系統概念。


訪問的開始,我問了N:「請問妳是怎麼走向身心靈工作者,並且逐漸架構出水晶光的系統呢?」

N回憶起有些遙遠的過往,她道:「在我開始成為身心靈工作者之前,我就已經接觸這個領域很久了。但是詳細的時間我有點忘了……反正我開始第一年工作是2013年的1月;而2012則是決定我要不要走進這個行業的很關鍵的一年!

2012年是很特別的一年——那一年的大家都一樣,是一個哀鴻遍野、集體意識衰敗得盛大的一年。

「所以做決定的那一年是很掙扎的,我對靈性工作並不是那麼熟悉。我只是一般的上班族。工作很不順遂的上班族;之前應該有聽我講過。」


我點點頭,想到N之前跟我講過的魔咒:不管是什麼樣類型的工作,不出三個月,公司就會倒閉。


N又介紹道:「我從小就具有相當敏感的體質;那個敏感體質並不是『陰陽眼』或是『乩童』那樣;而是我對於思緒、感受以及能量的接受力非常敏感,且到了纖細、一觸即傷的程度了。為此,我花了很多時間在處理我的問題。」


「但我真正開始很不舒服的是18歲的時候,那時候的狀況已經算是非常非常嚴重的了;身體跟精神的狀況都非常差勁……畢竟身心是合一的;如果認為它們是分開的,而輕忽、或是只呵護其中一方,依然會造成很嚴重的問題。

所以我開始向外求助了;第一個想到的是從醫療系統開始找原因——我的身體究竟怎麼了?

我幾乎掛遍所有的科;也包含精神科。看了最久的應該是心理醫生吧。看到我已經28歲了,在上面耗費了已經十年的時間了。這十年的期間我從不放棄;一直在探索自己怎麼了。我致力於關心自己的身體的、體察我的情緒,並且為了我的感受而努力。我做了各方面的努力!但到了28歲,我終於發現了一件事——那就是:『夠了,這是無法改變、幫助我的。我不會變得更好了。』」


「也不能講是沒有辦法幫助,只是是用藥物的方式讓我『感覺』好一些,但是它沒有辦法處理我最根本的原因。我並沒有『真正』好轉。」

「因為自己發現自己產生了問題,導致的生病然後開始探索、尋求協助,然後慢慢地,從那個時候發現醫療、藥物已經沒有用了,我開始轉到往身心靈的層次了。」


而我則是接續問道:「那那時候是怎麼會探索到身心靈?是因為身邊有身心靈的朋友嗎?」

N則是說:「因為我曾經有段時間在住院,我覺得很空閒,但是又什麼都不能做,就開始閱讀。而且在那之前,我就已經是書蟲了。我一直是很大量、廣泛閱讀的類型;但一直都還沒有涉及到身心靈領域的書,而且那時候也不多。都已經是……超過二十年的事情了。」

「直到我20歲時看到的一本書:賽斯書。其實賽斯書滿艱難的,它是我第一本靈性書籍,而且很厚。我就用了住院的時間看完了那本書。

那本書像是一本真理之書;它解答了我很多問題,在看完書之後,我就確定我不走西醫了。開始尋找靈性層次的聚會、學習,開始潛心冥想。後來我則輾轉到用芳療,我先透過精油;因為那時候的能量跟情緒狀態是莫名其妙的。吃藥就只是像是被打昏,強硬的中斷所有感受、讓腦袋跟思緒都清空,變成了空殼、感覺不到而已。而當我決定不吃藥、慢慢戒斷的時候,就要有其他方式可以替代。所以我轉用芳療,用精油來療癒自己。」


N認為用精油那段時間,支持了他很長很長,直到現在,也許還會橫跨到漫長的未來去。但最大量使用就是他剛離開醫療系統、開始斷藥的時候。

開始用芳香療法、擦精油時,好穩固自身的情緒、感受、身體。而那個時候芳療才剛進台灣而已,還沒有普及,還在推廣。所以精油跟文獻沒有像現在這麼普及。


而在那個台灣沒有過多介紹精油的書籍、資訊也還不夠流通的年代,N則是憑藉著賽斯書和參加中華新時代開的課程和靈學圈朋友們的討論,一步一步去拼湊、完善出一個系統的;也是那個時候開始去嘗試進入水晶領域。那時候大概是2011到12年之間發生的事。

那時候她其實已經戴石頭很長一段時間,但還沒有真正碰到、了解石頭的能量。

以前靠藥物壓抑,會執拗地認為:那是我生病了。我可能患有思覺失調症。


但不用藥之後,N的敏感度還是依然很銳利,她便改用精油。可是精油它的能量是有限的, 使用精油只是在舒緩N的症狀;直到她拿到石頭那次。

是她的一個長期都有在收集晶礦的朋友。朋友有次帶她去朋友常購買的店,讓她挑了一顆石頭。第一顆真正讓N共振到的是磷錳礦。那時候N也剛好要出國去澳洲,所以直覺性的在找一顆石頭陪他出國;好像去到異地,需要一個石頭能量協助她。那時N也不太懂,所以就只是聽朋友意見;石頭蠻好的、可以像一般傳統觀念那樣:保護你、幫你擋什麼、招什麼。

而那時期台灣的水晶礦石,都是以白水晶、紫水晶為主。


磷錳礦的紋路是紅色的,因為很特別的是這顆石頭從來沒見過,N當時就直覺選了磷錳礦。後來那個磷錳礦她當天拿回去的時候,她就先帶在身上,因為隔天就要出國。那天晚上她的身體就一直震、一直震,她是被震醒的。突然間——那個晚上她跟礦石連結了;那些震動好像是在昭示祂與靈魂產生共振了。即使只是一顆很小的磷錳礦;祂在N的臍輪就像發電一樣地,源源不斷地跟N進行共振、療癒且調節N的身體,能量也從臍輪開始擴展了。


「而且那顆磷錳礦有訊息場,我整個晚上就一直跟他在交流。那時候我突然明白礦石也有意識的,從那一顆石頭開始,我把他當成是有意識地存在。甚至是認為那顆石頭是透過了什麼存在,作為媒介在跟我說話。實際上不斷應證後來才發現,其實每顆石頭都有他的意識。

從那個時候我便開始探索,摸到每顆石頭就發現,原來每顆石頭都有不同的能量,我開始解讀他、讓他教導我怎麼用礦石。」N回答道。


(未完待續)


Nell(左下)於2013年進入身心靈療癒工作,實踐近6年多後,才在2019年4月正式開授水晶運用課,照片中包含宇宙合作社引導者Tiffany,與其他3名同學為第一批次的水晶運用班學員。

267 次查看0 則留言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