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作家相片tiffany

【逝去的永遠都會在】故事分享

這次很有趣,要分享的水晶,完全不是合作社的水晶,說來話長,請聽我娓娓道來。

因為事件中,有很多個人隱私,雖然不是什麼很嚴重的事,不過想尊重她的生命故事,就不交代,不影響故事內容。


不過....這故事是我目前為止私毫不費力,訊息接最順的一次…

某日一名陌生帳號私訊了合作社IG,主旨是要預約到工作室挑礦礦,大致敲好時間之後,才知道是台中的客人,內心滿滿感激(因為踢踢怕麻煩,要特地去遠方這件事認真感到麻煩,所以對於外縣市親自來拜訪工作室的大家感到敬佩與感激)。

這名客人預約的時間是某日的早上時段,在約定時間的前一天傍晚,是我和us約好見面做催眠的一天,催眠完後還有一位晚上的客人來訪。

這次跟us的行程結束剛好就在下一位客人到來的前五分鐘,在us開工作室的門離開前,us停頓了一下,又將門關起來,一臉狐疑地問我「我有欠你東西嗎?」

本來她的停頓就讓我充滿疑惑了,這樣一問我更加困惑「沒有啊?阿鳥你還了、你帶來催眠用的水晶也放包包了,金錢也沒有交流。」

因為us靈感一向很準,我便私訊緊接著要到來的客人,跟她知會一聲請她稍等一下。我們一直在尋找到底是什麼,後來us索性放棄,詢問我的意願,將我的雙手接過去接更準確的訊息。

幾分鐘過去後「有一位存在,守護靈?的感覺??現在在這裡,希望你協助祂。」我驚訝的蛤了一聲,我不停地去感覺空間的能量場,守護靈??怎麼感覺像、可是又不像??奇怪了?

us繼續說「她給了我一個畫面,是一本書被快速的翻著,翻到底又往回翻,好像在找什麼?但書是空白的。」



書翻得很快、很急、可以感覺到慌亂不安、與無助

當下直覺是「歸屬」,但我選擇保留,緊接著問「下一位客人的嗎?」得到很有可能之後,us說「我有問祂,我要不要留下幫忙,祂說不用。」

請我多多注意跟之後分享後us就離開了,在電梯門打開時,下一位客人也剛好乘著電梯上來,us看了一下客人便進電梯離去。 「哈囉!」跟客人打招呼同時,內心的OS是「蛤??....怎麼哪裡怪怪的?搭不上剛剛的訊息….」

和客人聊天的過程,一直都在思考著剛剛的訊息,不論怎麼拼湊、對焦,訊息都跟這名客人沾不上邊。心想不如乾脆直接說,有存在在稍早之前就來了,但馬上就收到訊息「沒有說的必要。」我馬上就嘴巴閉閉。

客人離去後,和us分享我覺得奇怪的地方,us回饋我當時看到電梯走出來的女孩也覺得很疑惑,能量跟訊息完全對不上。因為完全沒有任何的開展,於是就決定啥都不管了,這些都先拋腦後,先休息再說。

隔日早上台中的客人來後,我簡單問候「你特地從台中上來嗎?」這位客人嬌小,看起來有一種燈泡被覆上厚厚灰塵的感覺,說不出來的憂愁。不過個人道德上是站在尊重當事人的角度,不會隨便去窺探,就這樣放著。但是這位客人,身邊好像….超級….超級多記憶體….可是說不上來,這些記憶體都沒有負面的執著,究竟是為什麼啊?完全感覺不到是因為業力而跟著呀?

這名客人跟我說「對,特地上來的。我不愛台北,非必要不會想要上來,但我當下就是覺得我一定要親自來一趟,所以等下結束後我就直接回台中了。」

實在忍不住好奇心,詢問了客人的工作性質「我之前是加護病房的護士,後來換工作了。」啊啊啊!我搞懂了,原來這些記憶體,是她曾經照顧過的人!

「自從我在加護病房服務後,在路上遇到自稱是靈媒的人都會把我叫住,跟我說一些話,給我祝福什麼的…我不太懂為什麼會這樣。」感覺得到客人希望從我這獲得解答。

「祢們需要什麼幫助嗎?」我在內心詢問

靈感收到回覆「我們一直跟著,是因為在世的時候沒辦法跟他說聲謝謝,她對我們的細心照顧與辛苦,我們都知道。希望透過能感覺到我們的人幫忙轉達這個感恩之情…你可以幫我們嗎?」轉達完後,就感覺一大票人走了,咻一下的走光,全回到家人身邊去。


原來那些靈媒是因為接到祂們的渴望,才會抓住這位客人。


聊了一陣子後,客人突然說「其實我最一開始礦石的啟蒙是因為朋友送了我一串手珠,那串戴了很有感覺。但後來我就不再戴了,不過我今天剛好有戴出門,想說可以給你看看…」客人開始翻起包包,拿出手珠遞給我。

我一接過手珠,一股憂傷的能量馬上衝上來,我心想「這串戴了,心情一定會很悲傷。」

我還來不及說出口,客人馬上接著說「去年我戴著這串手珠的那段時間,媽媽過世了,所以後來看到這串手珠,我就會想到媽媽已經不在了,我就不再戴了。」

瞬間,真的是一瞬間,像鋼之煉金術師進入真理之門,腦袋被灌入大量資訊那樣(我只有想到這麼宅又貼切的比喻…)



好用到不行,也宅到不行的示意圖

像是靈感的燈泡瞬間亮了一樣,將昨天就在的守護靈?、跟us說不用留下來、跟我說沒有說的必要、跟 “守護靈?”的疑惑,瞬間都串連上了。

原來現在此刻,才是事件串的主軸起點。

我簡單提了一下我感覺得到手珠的悲傷,「那你現在調適的還好嗎?」

「嗯,比一開始好了很多…但還是有一段路要走…」

「你說這串手珠,是”後來”戴才會感覺到悲傷嗎?母親剛過世的時候,這串手珠會讓你聯想到母親而悲傷嗎?」

客人思考了一下「嗯……剛開始不會,但後來有一天突然發現戴了這串很悲傷,於是我就再也不戴了。」嗯,果不其然,他母親決定停留在手珠上。

我思考了一下,內心想「祢都在手珠上嗎?」

靈感回覆我「是的,因為這是當時最能形影不離的陪伴女兒的”守護”物品。」

「這串手珠不再戴,會感覺到悲傷嗎?」

靈感回覆我「不會,知道生命的逝去,是留給在世的人的功課,所以如果女兒戴了會想到我已經不在,那我寧可她就放著,直到她感覺好一些,我想我有的是時間,我可以等待,我也期待(女兒放下)。」

我內心不禁讚嘆客人母親的智慧⋯


靈感接著說「我知道我的離去她很愧疚,如果她知道我在手珠上,她都沒戴一定更加愧疚。」我想我知道她希望我能幫什麼了。

我先跟客人核對一下資訊「你母親應該是非常能同理人的人,她不會干涉太多,總是守護著、陪伴著。在家庭中也是精神支柱的角色,雖然每個家庭都有各自的問題,你自己也知道,但你是覺得這個家庭是幸福的。」客人點點頭,我帶進翻書訊息接著說「所以當母親過世的時候,其實家庭成員都有一種”垮了”的感覺,好像沒了歸屬。」客人開始掉起眼淚,我遞給她衛生紙,問「對於母親的逝去,你的心情是什麼呢?」

「我跟我媽媽的關係很好、很親近,就像朋友一樣…只是有一天,我突然討厭起這樣的親近,我開始疏離了…就這樣,直到媽媽過世,所以我一直都很愧疚。」看著她越講越傷心,我都可以感覺到他母親多心疼。

「我知道她很愧疚……但是請她放下這樣的愧疚。如果我們母女關係的疏離後我的逝去加上她愧疚…能讓她開始珍視、珍惜她身邊的每一個人…那麼,我在世時關係疏離所帶給我的難過或煎熬……對我來說是值得的,非常值得。」

我終於知道,為什麼這位”鬼魂、記憶體、靈體”,給我跟us的感覺像是守護靈?,這位母親的頻率,其實是很高的。然而為什麼沒辦法成為守護靈,是因為不捨這個家某種程度的變了,放不下。

我盡量的如實傳達客人需要知道的事情,畢竟已經不在的媽媽,是這位客人目前情緒中、生活中的重要關係人,如果能透過我的轉達,解開一些情緒、擦掉灰塵,有何不可呢?所以談話過程中,我也穿插了很多心理諮商用的會談方式,協助客人和自己的情緒有效的接觸、靠近。

「祢想要離開嗎?需要我送祢嗎?」我問。

靈感回覆我「不用,我還想陪伴女兒」

我又問「不過我送你一程,祢還是能以守護靈的形式,在各個實相中陪伴、守護她唷!」

「沒關係,我想等到這裡的她找到歸屬感再離開。不管那個歸屬感是家、還是人、成就、價值、對象,都可以。我想要看見她放下了對我的離去的任何情緒,閃閃發光的樣子。」靈感回答,而且能量給我的感覺是慈愛的笑著。

再送客人離開前靈感和我說「謝謝妳,真的非常的感謝妳…我沒辦法實質上的給予任何回報,但是,我想和你說…一個生命的逝去,是靈魂的圓滿。」然後還補充給我「雖然此刻我因為這個不捨而選擇留下,但對於在世的生活,我是很幸福的。」

「再一次的感謝妳…祝福妳,再見。」

「謝謝你今天所有的事情,真的!掰掰!」

這對母女的話,有形、無形,有聲、無聲,完全重疊在一起了。

幾個小時候,收到客人的訊息「我已經在回台中的路上了,雖然跟妳說我不愛台北,但實在太值得了,這陣子一直有石頭壓著我的感覺,心情很悶,這次來,有種所有東西都一次解脫了。謝謝你今天帶給我的所有收穫。」


如果要說,我會覺得客人現在像是這樣,不論書本有沒有字,當事人都可以慢慢、細細的去感受書本的每一頁,也許每一頁的紙張紋路,都有不同的感受。

當我開始慢慢更加學習和無形世界的互動後,我真的真的,更加確信:不論是誰,是什麼魂,只要曾經是以人類的身分過活,當肉體逝去後,選擇留在這個時空,真的不是為了單純以惡意為出發點的”嚇人”、”害人”、”控制一個區域”,即便是對愛的匱乏也好、為愛而留下也罷,全部都是因為愛。

我們有形、有血、有肉的人們,什麼時候能夠開始真正的想去瞭解、亦或是放下過去舊有的鬼魂觀念呢?


非常期待著那天的到來…


499 次查看0 則留言

Comments


bottom of page